草花尖

数学难(持续更新中)

噫吁嚱,危乎高哉!数学之难,难于上青天!

泰勒洛必达,极限何茫然!尔来七种未定型,不与常识通人烟。加减展开看精度,乘除可用等价换。乘方先以e为底,然后取其对数再计算。上有牛顿y·之复杂,下有莱氏原函之难算。计算器欲求尚不得过,MATLAB代码也难编。不等式何繁繁,十大结论萦笔端。反常积分无穷远,扔掉草稿坐长叹。


复习这么久,还是极限部分记得最清楚。唉。

Faker很强,但并非不可战胜。

曾经被当作洪水猛兽的游戏,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席卷各大平台头版头条,被视作网瘾少年的他们,而今手握金牌望国旗。

梦想照进现实。《全职高手》中,年轻人可以说自己的偶像是打游戏的,不用遭人诟病。三次元的我们也可以大声说,我喜欢Uzi,我喜欢Mlxg,我的偶像是个盖世英雄,一整局不开大都能赢。

越来越多的人正视电竞,支持电竞,是好事情。


……然而为什么还有倒行逆施的!!!淦!!!!!直播不给播让我们对着黑屏听电台!!!!!!!!比赛结束了连回放都不给放!!!!!!!!智障吗?!?!?

啊……走进密闭空间就会原形毕露的我呀……

出门要用壳子把自己好好封住


回环往复~诸行无常~(・・~)

伏天过了~鬼节来了~

十三年おめでとう🎉

もっと、愛し続けて

反正这个博没人看




(大声BB




他!真的!!!不配!!!!!




和!现在这位!相比!真的!一点!都不配!!!!




重启邪是什么状态




某些层面上比沙海邪更放纵更无所谓




但因为和在意的人在一起了




所以不是以过了今天没明天的气质放纵




而是更通明更直接的




一眼看得见目的地所以穿街过巷规划最短路线那种



(简而言之就是削弱版的榎木津礼二郎


说真的个人脑内能演大邪的都是影帝级别,百花奖影帝不算




这传闻中的,啊,看看,够得上吗?








至于大张哥,就当个乐子吧,没法当真

早上做清醒梦,感觉自己要上厕所,于是很乖地闭着眼等排队。

直到后来憋得受不了了才察觉

“房间厕所没人啊为什么不醒???”

谎话说多,就容易忘记自己要说的究竟是真是假

怎么说出“还有一年多,忍过去就算了”的

把这种失控当病

还是不想再演出喜欢的样子

暗蓝色的雨云

流云和夜雨……

写给《兰因》

长评,读后感还是过度脑补?

全程瞎掰

 @醉别西楼  _(´ཀ`」 ∠)_比较伤眼,慎读……

>

感觉文州和少天的想法一直有点偏差。对少天来说,能收获文州的回应已经是惊喜,不敢奢求太多。文州还在争取,以为自己能靠特权挽回些什么。再往前,文州花了六年时间弄清自己的感情,正是占有欲上头的时候,少天已经打定了主意,怀着暗恋过一辈子。回到最初,那时他们还有机会安排自己的未来,少天打算划一大片容纳文州,文州给少天留的位置容得下至交好友、过命兄弟,却还不够给爱人。
喜欢一个人也得讲究进度。不求步调完全一致,至少别差太远。


《兰因》是个精彩的爱情故事。虽然西楼不仅描摹爱情本身,更致力于塑造一个完整的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份和职责。人际关系结成网,同一时间讲述多个事件,还有叙事角度的切换, 有时候剧透过了,看正文依旧有一种挖红薯偷西瓜的快感……即使不起眼的配角也能迎来合理的、属于自己的结局,一个结局有可能在另一边成了重要线索。比如方士谦的假死药不止给柳非用过……


有两条很值得注意的条件,十二章末尾,太上皇快驾崩了,告诉文州必须娶王家的女儿当皇后。二十五章中段,太上皇拿少天的性命威胁文州必须坐上帝位(真是亲爹)。而文州即位之后呢?他确实可以当几天皇帝就私奔,但是稍微想想都知道不可能。因为他是喻文州,头脑清醒有责任心的蓝雨基石,不会忍心看到一个国家的前程败坏在他手上。


少天先动的心,考虑前程的时间也比文州长,长很多。曾经因为文州的婚事,在北境一拖三年不回来,而后爱得越来越隐忍。面对感情好像有点悲观……?祝福文州千般好万般好,却绝口不提与自己会有什么好结果。不过其他场合下明朗又欢快的样子太戳了啊~


所以《兰因》的悲剧并不在于“他爱他他不爱他”,没有刻意揉捏角色的心理以造成虐感,而是在于采取了偏封建的思维方式。两个相爱的人一步步走近容不下爱的框架。文州必须娶一个人,有自己的儿子,少天也必须出征抗敌,不能放弃吗?抱歉不能,虽然心痛但也只能看着他们往悲剧走。因为他们有各自的身份地位和责任,因为他们不受恋爱脑支配,因为他们是他们。我讨厌昏君和佞幸的故事。《兰因》的结局虽然不太好接受,但已经是各种妥协之后最理想的状态了。知道彼此相爱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安慰。


另外有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喻黄在《兰因》里有点惨,反而是插刀专业户,老叶和沐秋,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正所谓刀兮糖之所倚,糖兮刀之所伏(啥


文末出现的那位胡商会不会偶尔想起蓝雨帝京的故人?还是说已经放下了这一世苦涩的因,等待下一世的结果?毕竟《兰因》还有现代篇,容得下不计较性别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