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花尖

早上做清醒梦,感觉自己要上厕所,于是很乖地闭着眼等排队。

直到后来憋得受不了了才察觉

“房间厕所没人啊为什么不醒???”

突然觉得……中世纪医生们的鸟嘴面具好酷喔……


伪病人真医生·喻&伪医生黄

少天在面具下悄咪咪做鬼脸,抱怨自己还要在这个鬼地方留多久,正好被文州发现。

少天:不懂医术都知道按这里的方法能把人治死!熬个药还得避着人……卧槽这个东西味道怎么这么大的?

文州:好熟悉的药味,同胞?

少天:……天王盖地虎!

文州:黄少一米五。

少天:收声啦!

愉快认亲(不)后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等到蓝雨众人接应

少天:魏老大呢?把我这样优秀的人扔出去这么久不管良心不痛的吗!哎小伙子我看你蛮有前途的要不要来我们蓝雨啊……诶方老大!

文州:老师。

少天:……认得哦?

文州:是哦(笑)。


剧情怎么样不重要!就是想写鸟嘴面具和泛黄的亚麻布袍!孤岛上石头砌成的修道院!盛夏夜里寒雾升腾的旧河道!爆破戏!疯狂爆破!先炸十字架!

谎话说多,就容易忘记自己要说的究竟是真是假

怎么说出“还有一年多,忍过去就算了”的

把这种失控当病

还是不想再演出喜欢的样子

暗蓝色的雨云

流云和夜雨……

写给《兰因》

长评,读后感还是过度脑补?

全程瞎掰

 @醉别西楼  _(´ཀ`」 ∠)_比较伤眼,慎读……

>

感觉文州和少天的想法一直有点偏差。对少天来说,能收获文州的回应已经是惊喜,不敢奢求太多。文州还在争取,以为自己能靠特权挽回些什么。再往前,文州花了六年时间弄清自己的感情,正是占有欲上头的时候,少天已经打定了主意,怀着暗恋过一辈子。回到最初,那时他们还有机会安排自己的未来,少天打算划一大片容纳文州,文州给少天留的位置容得下至交好友、过命兄弟,却还不够给爱人。
喜欢一个人也得讲究进度。不求步调完全一致,至少别差太远。


《兰因》是个精彩的爱情故事。虽然西楼不仅描摹爱情本身,更致力于塑造一个完整的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份和职责。人际关系结成网,同一时间讲述多个事件,还有叙事角度的切换, 有时候剧透过了,看正文依旧有一种挖红薯偷西瓜的快感……即使不起眼的配角也能迎来合理的、属于自己的结局,一个结局有可能在另一边成了重要线索。比如方士谦的假死药不止给柳非用过……


有两条很值得注意的条件,十二章末尾,太上皇快驾崩了,告诉文州必须娶王家的女儿当皇后。二十五章中段,太上皇拿少天的性命威胁文州必须坐上帝位(真是亲爹)。而文州即位之后呢?他确实可以当几天皇帝就私奔,但是稍微想想都知道不可能。因为他是喻文州,头脑清醒有责任心的蓝雨基石,不会忍心看到一个国家的前程败坏在他手上。


少天先动的心,考虑前程的时间也比文州长,长很多。曾经因为文州的婚事,在北境一拖三年不回来,而后爱得越来越隐忍。面对感情好像有点悲观……?祝福文州千般好万般好,却绝口不提与自己会有什么好结果。不过其他场合下明朗又欢快的样子太戳了啊~


所以《兰因》的悲剧并不在于“他爱他他不爱他”,没有刻意揉捏角色的心理以造成虐感,而是在于采取了偏封建的思维方式。两个相爱的人一步步走近容不下爱的框架。文州必须娶一个人,有自己的儿子,少天也必须出征抗敌,不能放弃吗?抱歉不能,虽然心痛但也只能看着他们往悲剧走。因为他们有各自的身份地位和责任,因为他们不受恋爱脑支配,因为他们是他们。我讨厌昏君和佞幸的故事。《兰因》的结局虽然不太好接受,但已经是各种妥协之后最理想的状态了。知道彼此相爱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安慰。


另外有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喻黄在《兰因》里有点惨,反而是插刀专业户,老叶和沐秋,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正所谓刀兮糖之所倚,糖兮刀之所伏(啥


文末出现的那位胡商会不会偶尔想起蓝雨帝京的故人?还是说已经放下了这一世苦涩的因,等待下一世的结果?毕竟《兰因》还有现代篇,容得下不计较性别的爱。

片段

“‘没了’是什么意思?”
大殿内一片死寂。郑轩咬咬牙:“黄将军遭敌人暗算……”
遭人暗算。呵,不使些鬼蜮伎俩,如何伤得到黄少天。莫非少天觉得自己受伤的理由太丢人,自己一个人生闷气去了?
郑轩还在硬着头皮说话,真是难为他。少天曾经抱怨,一个郑轩懒洋洋的不肯搭话茬,一个周泽楷只会“嗯啊哦”,能给他憋死。远方来信如雪片般落满御书房的案头,第一张纸写战况,后面全是芝麻绿豆大的事。架不住黄少天添油加醋,一点点小事也能写得妙趣横生。哪来这么多好玩的事情啊?喻文州在回信中逗他,偏说他杜撰,气得黄少天下一封信额外加了两张纸控诉喻文州的不信任。
又静下来了。太安静,听得见自己的呼吸。手臂微动,刺绣与丝绸摩擦,悉悉索索。喻文州觉得自己有义务打破这死一般的沉默,等到张口,却像个被夺走声带的可怜虫——
“——众爱卿可还有事要奏?无事便退朝吧。”他听见自己的喉咙向众人发问。
一色的朝服如潮水般伏下再涨起,退后,无影无踪。内侍上前来,他挥手示意所有人退下。

殿门外的天空从水洗般的蓝褪成惨淡的白,暗昧的影子四下散落,笼住精雕细琢金碧辉煌,敛下神气陪喻文州枯等。满眼朱红玄墨,衬着赤金的龙,龙攀住衣服,绕着柱子,上了藻井,靛蓝,青绿,一层层推向外面,越来越高,被金黄的房檐挡下,天际还要更远。天上有厚厚的云层,太阳在云层上。
季公公换上不知第几杯热茶,终于听见喻文州哑着嗓子说要走。一行人默默循着游廊往御书房去,喻文州侧耳听风里幽微的铃声。季公公惶恐道:“奴才这就命人将檐铃撤了去。”
“不必,很好。”

很久很久以前,黄少天曾带着风筝来看他,素白的风筝上什么都没画,两角坠着小铁片。
“这可是我自己做的!怎么样好看吧!”黄少天得意洋洋。
喻文州摸了摸:“宫里的宣纸拿来糊风筝,真行。”
“老叶教我的,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啊。哎你看,还有这个线,本少亲自找的上好的胡琴弦,听说放上天能听见曲子声响,边上这个,铁马的边角料……”
被黄少天拽出门时喻文州下意识回头,对上母亲含笑的双眼。
风筝因为配重不合理,最终没能放成。黄少天举着风筝,非要听个响儿。咚叮咚,咚叮咚,喻文州笑:“物随主人形。”
“什么意思?不是,等等,喻文州你说清楚,是不是嫌弃小爷我话多?嗯?”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御书房)檐牙有铁马十二,前朝文帝亲手系之。帝宿于此,东风大作,铁马彻夜不息。宫人惊惧,帝曰:“无事,故人欲入梦耳。”
——《蓝雨稗钞》



>
《兰因》的同人(?
写完当天是和西楼认识一周年的纪念日

上课提到小键盘的设计。为了保证稳定,通常在一个键按下后加几毫秒延时,再让机器判断按下的是哪个键。

那么延时需要多久?这就和手速有关系了。如果一个人手速600,也就是一分钟操作600次,一秒按10下键,就需要加100毫秒延时。

本来这样已经可以了——然鹅,我想到了老叶。手速巅峰900+,游戏里也能达到600+的男人。

这样的设计对他是不是有点不友好……延时改成50ms?但是程序运行本身也需要时间,读取一次又得多久……作为职业选手倒是不用考虑手抖导致电平出现毛刺的问题,要说有肯定也有,但是应该不至于专门为这个拖时间……

……等一下,我设计的是密码锁键盘。开个密码锁飙手速干啥?怕人看到吗?

_(´ཀ`」 ∠)_论上课脑洞太大的后果

So why don’t you just go and register for your marriage ?

从拿到快递到组装完成拍照

全程迷之微笑

宛如一个见证儿子儿婿多年爱情长跑修成正果的老母亲

气球下的便笺上有惊喜


“情人节

要多吃巧克力哦

                    ——喻文州”


“听说今天情人节啊

情人节就是那个要送巧克力的节日吗巧克力啊巧克力

我最喜欢巧克力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要祝你情人节快乐快乐快乐快乐啦

                                                                   ——黄少天”

少天的便笺字超多而且很小,专门开了台灯看他写的啥_(:_」∠)_



春天是个好季节

不适合胡思乱想寻死觅活

适合谈恋爱、吃好吃的,还有做梦

每一场病都是一次进化
感官受阻,通往外界的道路中断
正好回头审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