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花尖

【伞修】达拉崩吧的西征梦

看题目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玩意儿


复习期间诈尸,无逻辑OOC

不要打作者,要打也请温柔一点

各种奇奇怪怪的梗出没

So...Are you ready? Go!


——————————


苏沐秋是个勇者。

和其他勇者不一样,他买不起材质相称的全套护甲,只好看见什么是什么,零零碎碎凑出一套极其……令人一言难尽的装备。

穿着一言难尽的装备,苏沐秋的战果也是相当一言难尽。当然,这肯定和他那一言难尽的自制武器有关。这把武器很难归类,人们不知道它该算矛,还是盾,还是剑,或者火枪还是什么鬼,干脆给它起名叫“自相矛盾”。苏沐秋屡次纠正应该叫“千机伞”,直到后来有一天,连他的亲妹妹苏沐橙都开始管千机伞叫自相矛盾……

苏沐秋投降。

苏沐秋居住的王国发生了一件大事。公主被叼烟卷的恶龙抓走了,国王很着急,愿出万金聘得勇者将公主带回。

苏沐橙说:“哥哥,你可以去试试诶。”

苏沐秋说:“值万金的任务肯定很危险,我惜命,才不去呢。”

苏沐橙说:“哥哥你说过,富贵险中求。”

苏沐秋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王室的任务,几时出过这么高的酬金?肯定是因为风险太大,一万金等于买命钱。”

话音刚落,皇家侍卫来宣旨。如果苏沐秋领下任务,报酬提到十万金。

苏沐秋:“我去!”扭头跟苏沐橙说悄悄话。留侍卫独自思考,这家伙到底去不去?

苏沐橙叹气:“人都来了,估计就算你不去,他也要抓你走的。”

“……好吧,照顾好自己,别跟铁匠铺那个男孩子成天爬树下河,很危险的。”

“哥!莫凡可乖了!”

国王见到苏沐秋非常高兴,问他:“君の名は……不对,小伙子你叫什么呀?”

苏沐秋乖乖报上名字,心想,您老下旨不是点了我名字吗,难不成阿尔兹海默症犯了,转脸就忘?

国王说:“不对啊,我找的明明是个名字很长的贵族小伙子来着……连个中间名都没有,别是找错人了吧?”

苏沐秋说:“您找的那位叫什么来着?”

“哦,他叫苏·永远十八·无冕枪王·男神·沐秋。中间名好几节,一看就很贵气。”

为什么名字长就显得贵气啊!还有这都什么鬼头衔!苏沐秋按捺住内心的无限崩溃,点头:“对,我就是苏·永远十八·无冕枪王·男神·沐秋。”

国王喜出望外:“对对对!呀~你咋才来捏~”

面对奇怪的口音,苏沐秋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总之,勇者苏沐秋,穿上整套配搭合理可以得S评级的装甲,拿上自相矛盾……呃不对,千机伞,骑上最快的马,踏上了征讨恶龙的西征之路。


苏沐秋跨过高山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打完小怪打大怪,打完大怪打boss,后来他净逮着boss打,因为boss掉钱还掉材料,正好给千机伞升级。怪兽之间流传着一个传说:如果你看见一个拿着奇怪武器的年轻人类,千万别靠近他,他是这片地图的大 boss!现在正在挑战原来的boss立威!

一路西行,途中苏沐秋还灭了几窝山匪几帮水贼几个沙漠盗贼团,一群汉子围着他,哭着喊着要做他小弟。他不为所动,打开所有宝箱,却发现这帮家伙个个都不识货……都抢了些啥!冒充灵芝的树胶坨坨!一看就知道开不出珍珠的砗磲!还有重晶石,长得好看但是真的不值钱啊!

几大箱东西卖出去,几枚金币拿回来,视觉上的反差实在太糟心。

这种小弟收了要赔本。


越往西走,天气越糟。搭配好的装甲耐久不够锈坏了,苏沐秋穿上自己原来那一套,继续赶路。又是一场暴雨,他躲进山洞等雨停,却在雨声中捕捉到金属碰撞的声音——听起来像是金币叮当响。

苏沐秋朝着声源走去。走了很久,直到雨声消失,他停在一扇巨大的青铜门面前,后悔自己出门准备不充分,既没带鬼玺也没带C4。一抖千机伞准备用机枪打几发试试,门开了,一个穿着黑色公主裙的家伙出来扔烟头,狠狠踩熄火星,抬眼一看:“哟,你是来找我的?”


门后别有一番天地。金银珠翠,各色宝钻,红木紫檀黄花梨,琥珀蜜蜡血菩提,老坑玻璃鸡血玉,祭红天青秘色瓷,数不清堆成多少座小山。一个披黑斗篷的踩在最高的宝山上冲苏沐秋喊:“赶紧把他带走!我……我不要他了!”

穿公主裙的跟披黑斗篷的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苏沐秋心里犯嘀咕,叼烟卷的不是恶龙吗?怎么……公主也抽烟的?

叶修——穿公主裙的家伙——挑眉:“怎么,公主就不许抽烟啦?”

“那……呃,那个,一起回去吧。”

“好不容易一路杀……哦不对,被抓过来,说回去就回去,多丢份儿。”

苏沐秋注意到叶修盯着他的武器移不开眼,心生一计:“这个借你玩,你跟我回去。”

叶修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这个东西看起来好神奇,我决定叫它千机伞——”

苏沐秋很感动,第一次有人愿意正经叫出“千机伞”这个名字,虽然有点中二但是毕竟比“自相矛盾”好听不少。叶修抓住伞身,他还提醒当心伞尖走火。

哪知叶修手上挽了个花,伞尖对准他的脚边打起一蓬金沙:“手上有这么好玩的新玩具,不打一场可不甘心呐。”

苏沐秋也笑:“行吧,刚弄出更好玩的,还没机会试。”

最新款功能比不上千机伞,只能给枪系的勇者用。苏沐秋越用越称手,再看那头,叶修已经掌握了千机伞变形的规律,此刻将伞变作战矛耍得虎虎生风。

又是一矛刺到,苏沐秋开出机械旋翼升上天,哪知叶修足尖点过一张黄金榻,矛尖挟着风竟直接向他眼前刺去。紫光闪过,叶修出现一对犄角,背后展开黑色的翅膀:“傻了吧,哥会飞。”

苏沐秋大惊:“你才是龙啊!”

“……糟糕,暴露了。”

一人一龙打得更欢。叶秋裹着黑斗篷躲在一旁,混蛋哥哥换了衣服,非要他穿那套粉红色的蕾丝大摆裙,超丢人!还以为哥哥带自己出门是因为良心发现……谁知道他要深入贼窝洗劫别人老巢,就缺个扮“肥羊”的。可怜的叶秋,被别人弄昏带走好多次,都快对蒙汗药产生抗药性了。

终于打完,叶修抱着千机伞不肯撒手,苏沐秋圈住他的腰怕他飞走,恶狠狠地凑近耳边问:“你可输了啊,跟不跟我走,嗯?”

叶修的尾巴横扫:“勇者还耍流氓,啧啧啧,不得了。”

叶秋绷不住了:“我说你们打架之前都不互通姓名的吗!打错了怎么办!”

叶修点头:“嗯,有点道理。我叫叶·全职精通·荣耀加冕·教科书·修,记住没?”

苏沐秋:“呃,是不是,嗯,叶·泡面达人·自带脸T·老烟枪·修?”

“听好了,是叶·全职精通·荣耀加冕·教科书·修。嫌麻烦就直接叫叶修。”

“早这样不结了嘛。我叫苏沐秋,赶紧走吧,我妹妹还在家等着呢。”

叶秋泪流满面,他也想走,守着一屋子宝贝不能出门,太烦人了。叶修没什么诚意地安慰他:“我让大眼儿给你算过卦,你的真命天子没几天就要到了,拾掇拾掇给人留个好印象啊乖。”

日后楼冠宁带着自己的佣兵团来到这里,邂逅了正在纠结摔什么才能既解气又不浪费的叶秋。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苏沐秋带着叶修回到了美丽的家乡,通利福尼亚·昌平里达·大兴比亚特区。国王特别激动,当场要把叶修嫁给苏沐秋,十万金当作聘礼留在皇室。苏沐秋愁眉苦脸,叶修说:“本来也没指望你娶我,不过以后如果还能一起玩,记得带上千机伞。”

苏沐秋继续愁眉苦脸:“我可想娶你呀……谁知道国王那么抠,十万金……给沐橙留的家底,哎……”

“没事,我也没嫁妆。之前挣了一山洞的东西,现在重新挣呗,咱们一起更快。”


于是,整片大陆上的盗贼们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噩梦。两个人骑着一匹最快的马,带着一言难尽的武器,穿着一言难尽的装备,将他们的财宝洗劫一空。该还的还,不知道还给谁的,两人攒下来,全部捐给通利福尼亚·昌平里达·大兴比亚特区一家为孤儿创办的学校。

后来横扫大陆的老和部队,它的第一任将领就出自这所学校。传说这位将领全职业精通,手边可变形的奇怪武器层出不穷。人们为他取了很多又长又复杂的荣誉称号,但是通常都叫他——


“醒醒,醒醒了嘿,傻笑什么呢,哈喇子都流了一枕头了。”

“咱们俩如果有个娃该叫什么名字?”

“……等你生出来再想吧。”

“你怎么不生。”


Fin.


——————————


哈哈哈哈哈哈,爽!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