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花尖

离开老家去邻近县城的火车站,途中经过一段山路。坐在副驾位看四周苍翠欲滴的山丘和山间的白雾,突然感觉特别、特别舍不得。

即将要去的那座城市,没有桂花,没有重瓣木槿,没有凌霄花,没有水杉树。没有漫长的雨天。

下雨天容易矫情。雨水把一颗心泡得又酸又软。

评论(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