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花尖

【伞修】空蝉


叶修有点后悔没带君莫笑的账号卡。
当中国队最终站上最高领奖台的时候,队员们发现他们的领队不见了。苏沐橙说:"大概去抽烟啦,过一会儿就回来,哎呀要照相了快看镜头----"
"茄子!"黄少天、方锐和张佳乐差点蹦起来,却被身边人死死按住肩膀,台上台下笑作一团。叶修蹲在角落里点烟,一旁走来的保安微笑着道一句Excuse me,指指场馆里禁止吸烟的标识。
他本不想抽烟,只是这时候他觉得必须做些什么来克制心底异样的感受。
刚结束的团战近乎完美。喻文州与黄少天的配合自不必说,周泽楷手速爆发收获了不错的结果,方锐的猥琐气功师怪招频出令人措手不及,张佳乐使出百花式打法硝烟火光几乎闪瞎人眼,张新杰稳稳拉住全队血线还有心思放神圣之火,叶修看着屏幕上打出的"荣耀"二字心想,不枉我们准备了这么久。
完美得没有完善的余地。
即使如此叶修还是在想,如果让秋木苏代替一枪穿云上场战局会变成什么样。或者自己亲自操作一叶之秋与秋木苏打配合,又或者...
当然,前提是苏沐秋得活下来。

"一叶落知天下秋。"苏沐秋说着,摊开手掌,掌心躺着一枚蝉蜕。
"出门还有心思拣这东西?真闲。"
"阿修你也要出门走走啊,树叶开始落了都不知道,成天窝在家里对身体不好,而且你还抽烟。"
"所以?"
"所以更要出去透气!要不然肺会坏掉!"
"哎,"叶修笑,"夏季转会期还有几天,等拿着合同,哥就带你们兄妹俩脱贫致富奔小康。"
"说得好像嘉世只签你一个似的。"苏沐秋也笑,"过会儿接沐橙放学,一起去。"

然后?没有然后了。
叶修和苏沐橙成为嘉世战队的正式队员,连续三年被评为最佳搭档,后来嘉世倒闭叶修自立门户,苏沐橙从他一个人的搭档变成全队的主攻手,最后他们和当年的对手们一起在异国他乡拿到世界冠军。
这一切都和苏沐秋无关。
他被留在那个季节。法桐的落叶打着旋飘落,蝉声渐渐消歇,他掌心里的蝉蜕被叶修收在小盒子里,和四枚总冠军戒指一起。
蝉蜕只是个空壳。这个空壳可以展示蝉外骨骼的每个细节,可留下蝉蜕的蝉已经不在了。

一叶落知天下秋,苏沐秋念出这七个字,仿佛吟唱着最美的咏叹调。
柔软的深栗色发丝,琥珀一样的眸子,唇角总带着三分笑意。和叶修嘲讽的笑不一样,苏沐秋的笑容像秋日澄澈高远的天空。
秋天过去,蝉死在土壤里。冬日降临,没有叶子的树撑着枝干直刺苍穹,而后万物复苏,天气转暖,树木发出新芽再生长成一片苍翠,又一批蝉开始鸣叫,周而复始。上一年的蝉变成树的养料,树的养料被新蝉吸收,几番轮回过后,蝉和树变成一个整体,生长的树有蝉的影子。

叶修回过神来发现这群人居然还在照相。他想站起身,眼前一花差点栽倒在地。
宅久了果然对身体不好。叶修扶着墙大口喘气等着自己缓过来,手背上一股暖意传来,像是有谁轻轻覆上他的手。
于是叶修长舒一口气,向那边喊道:"等等啊哥也来照一张----"
"叶不修你是不是年事已高动不了了啊退役了还逞强小心折在半路上不对呀不是还能跑两步么居然装病吓人再不过来等着回去被小爷虐到死吧竞技场开个房咱们pkpkpkpk..."
"少天。"
叶修站到队伍最前面,比了两个剪刀手。

"那么接下来诸位该干嘛干嘛,要回家的自己卡好点登机,要在帝都玩的请联系王大眼,秀恩爱的注意一下,虽然大家都知道你们...算了这也不是哥该操的心,解散解散。"
"刚听别人说你刚才那话完全就是单身狗对脱团者的嫉妒。"苏沐橙说。
"单身狗?哥十年前就脱团了。"
即使蝉的肉身已经消失不见,蝉的灵魂依旧陪着树度过每一年。

Fin.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