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花尖

第三次不知所云,突发性脑洞。
说是伞修其实只能算叶神中心的...回忆录?实在太烂还请多多包涵。
发过一遍,不满意抓回来改了再发。


荣耀停服了。
一款网游再怎么高级也不会一直红火嘛,不过当年世界联赛那会儿真是...从没看过别的游戏还能有这么多打法。中国队好强啊啧啧啧,尤其是那位魔道学者王不留行...爷爷你玩过吗?爷爷不会回答我,我知道。
一方面他现在病得厉害,烟瘾毁了他的呼吸道,耳机毁了他的听力,说句话喘半天,而且我语速一快他就听不清。另一个方面,他不会认真说完原来的事。

小时候不懂事,缠着爷爷到处跑,他干什么我都跟着,不管是整理旧东西还是煮泡面----爷爷不会做饭只会煮泡面,我爸一直想接他过来和我们一起住,爷爷那时身体还好,边抽烟边说:"我用不着别人伺候,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习惯了。"
真是的一直都是一个人那我爸是怎么来的,捡的吗?
爷爷笑了:"你爸还真是捡来的。你小子说话有点像少天----哦那是我老朋友。"
爷爷有很多老朋友。他说的"少天"我知道,是个黄毛小帅哥,当然现在应该是老帅哥。爷爷指着一张合照跟我说:"都是爷爷的老朋友了。黄毛的叫黄少天,是个话痨,旁边看着他的这个叫喻文州,手残心脏简直...啊还有这个红毛...大小眼...这里,少一个人。"
然后爷爷就不说话了。他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手里夹着根烟,望着某个无限远的点。
直到烟烧到他的手指。

再后来我问他合照在哪里照的,他说他要想想,我等了一天他也没给答案,他说他忘了。骗鬼呀有这么多老朋友凑在一起肯定是大事,爷爷居然会忘?我读书少不要蒙我!
"阿苏,不要闹。"
我只好闭嘴。
照片背面写着一串名字,最后留下日期地点。
2024.8.6,苏黎世。
像这种过塑的集体照上不该有烫金字吗?就算几十年过去烫金掉了也该留下凹槽,对着光分辨一下还是可以知道写的什么...
不过连塑料膜都变的凸凹不平,看个鬼。这种旧式集体照上的蛛丝马迹实在太过高端,分辨不能。
爷爷还有很多旧照片,一般都不给我看。有一回被我缠烦了,随手甩给我一张说给我看5秒。
结果照片上三个人我就只注意爷爷,一张嘲讽脸绝对是他没错。可惜,另外一男一女没仔细看,模模糊糊觉得那个男生好好看。
爷爷听我这么一说脸色立马沉下来,小心翼翼收好照片问我:"你喜欢他?"
靠啊怎么可能,我和那个小帅哥连面都没见过!不过如果见面说不定会一见钟情嘿嘿嘿。
爷爷咕哝了一句"害人不浅",应该不是在说我...吧?

我的名字叫叶苏。同学都开玩笑叫我耶/稣。爷爷说这个倒霉名字是他起的。他还说当时还有两个备选的名字,叶沐,叶千机。
我去,这起名水准何其糟心。当然这话我肯定不能当面说。
不过起名肯定要有意义,叫叶苏莫非是...爷爷当初暗恋苏奶奶没有结果所以起这个名作纪念?
我大胆提问小心求证,结果被爷爷敲了满头包。我爸说:"爸,你跟小孩子较什么真呐,童言无忌,童言无忌,莫气了,啊。"
爷爷理直气壮地说:"这小子败坏我名声,该打。"
我跟我爸哭笑不得,爷爷总会在一些出乎意料的地方较真。
比如有一回我买了把伞,和爷爷闲扯,说想给伞上装机关,结果老人家颤颤巍巍地搬来一堆设计稿。我看了半天没看懂,他说看不懂就对了,设计这东西的是个天才,你小子哪能跟天才比。"
...虽然智商被鄙视了可我还是认真看下去。大概是游戏装备吧,我看到力量智慧耐久等等乱七八糟的字样。还有盾形态矛形态枪形态,敢情这设计者要弄个变形金刚级的BUG武器,不过真的有人能在攻击的同时切换伞的形态吗?游戏公司不会找武器制作者的事吗?
爷爷说:"呵呵。"

这些都是原来的事了。
我梦见爷爷在晒太阳,手里捧着很多旧照片,照片上是他和另一个人年轻时的样子。
然后电话铃吵醒我,我爸说爷爷去世了。
我们扶着他的灵柩去了南山公墓,那里有他早就看好的一块墓地。
爷爷葬在一个小伙子旁边。小伙子叫苏沐秋,只活了18年,如果活久一点也是爷爷这个年纪了。
照片上的苏沐秋很好看,是我喜欢的那个style。莫名有点眼熟。爷爷的墓碑上是他年轻时的照片,二十出头,也还不错。两个墓碑摆到一起看居然满和谐。
苏沐秋先生,希望你能在这里照顾一下我爷爷。他爱抽烟脾气也怪,不过本质上是个很好很好的人。麻烦你了。
离开南山公墓后我抽空上了下网,有人挖出古早的荣耀纪录,上面写到有一条,叶修操纵散任"君莫笑"创造了单挑37连胜的纪录,而他的武器千机伞也成为荣耀史上最华丽的银武。
还有很多关于叶修的纪录。我问过爷爷,那个叫叶修的创纪录的荣耀玩家是不是他,他呵呵笑了。
那么,既然他不愿承认我也不必多问,每个人都有很多秘密,何必问出来让大家都难堪。关于我的名字关于设计稿关于过去的一切,问了做甚,反正当年那些亲历者都已死无对证。
等等,叶修和苏沐秋...叶苏?
靠,我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怎么感觉改了之后病句更多?
明天开学,未来一年不在线。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