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花尖

【喻黄】你说我们当年过的都是什么日子(上)

呜哇又比预计写的长好多如果全部写完再发一定赶不上文州生日!队长你饶了我吧!
大概是少天眼里的文州进化史?所以OOC也是可以原谅的吧(哭)……
各种不科学,bug有,欢迎捉虫。
================
1.
蓝雨招人的时候先说是零门槛欢迎旁听,全年级170个人报名,喻文州是第164个。
后来魏琛和方世镜觉得竞赛队初期人这么多实在不像话,决定进行入队考。考试的申请名额有80个,喻文州是第66个。
考试选出前40名,喻文州考了第37。
第一个月,魏琛讲植物分类,有时候一节课讲上百页书,有时候一段话纠结整晚。奇怪的讲课风格逼得全队剩下20人。
学校期中考试,按个人生物单科排名淘汰一半,喻文州第9名。
真TM运气好。乐乐要是有这家伙一半的好运,连叶不修都能干翻吧。

2.
黄少天又在和魏琛演二人转,两个脑袋凑到一起叽叽咕咕。
方世镜任由他俩折腾自己的笔电,又看向喻文州:“学的怎么样?”
“嗯,还好。”
“要努力啊……对了,最近看书的进度如何?”
“还在看《生理学》。”
“这样么,有时间顺便翻一下《细胞生物学》,已经讲了四章,当心跟不上进度。”
“还有,老师,窗户边上那些卷子……”
“今天晚自习的任务,按人数数好了拿走。一套10张——那谁,那小谁——小黄同学过来数卷子!”
末了两个人捧着卷子上楼去,黄少天边走边叨叨:“老魏简直能在凑表碾领域封神了细生第四版死贵死贵他居然叫我买然后找我借但是细生第四版确实挺漂亮的不如买了吧买了只有吃土的份……”
“那叶神要怎么办?”
“……啊?”
“既然魏老师是凑表碾之神,那叶老师算什么呢?”
“说起这个我就气!叶不修和苏木球这对狗男男……”
黄少天一路胡扯,从苏沐秋又在英语课上黑他扯到一块钱在食堂吃三餐的攻略,喻文州全程听下来,该接话的地方接一两句,走到最顶楼的时候黄少天还在说:“……乐乐,就是张佳乐老师啦,说他在食堂遇到过真壕,嫌一个人吃火锅没气氛随口问他要不要一起吃——诶?到了?”
“嗯,谢谢。”
喻文州空出一只手接过卷子,黄少天笑嘻嘻:“谢什么,你要谢我晚自习就别收我作业了呗,这种练习卷超级无聊的。”
“这个我作不得主。方老师应该……”
“我知道他不同意呀可是真的不想写嘛,老魏的题我还没写完呢。”
“……应该不会说什么,今天晚上还有竞赛课。”
“哦这样,太好了嚯哈哈哈哈!”
喻文州笑笑,托着卷子进教室。黄少天望着他的背影,略显浮夸的笑容变得有点无措。
按照惯例应该不会有人愿意接他的话让他继续说下去才是。
啧,吊车尾。
当晚竞赛课上魏琛状态不好。黄少天在第一排听他对着图片上的英文注释安静如鸡,恨不得抢过激光笔替他讲,笔记本上单词汉字假名混成一片,早看不清涂了些什么。喻文州坐在一边不紧不慢地写,还有心情把PPT上的注释抄下来再翻译一遍。
啧,装逼的吊车尾。

3.
寒假里蓝雨的各位要出门培训。魏琛刷火车票用了三天,分几批抢到的票都是分开的。黄少天苦着脸:“我靠全是硬座还一坐10个小时,老鬼你这能不能好了?”
“滚滚滚小兔崽子哪里知道老夫多辛苦。这可都是从黄牛的牙缝里抢到的,有车坐就不错了你还想上天不成?”
“坐飞机咯?你自己说的。”
“老夫没钱买机票。”
黄少天如坐针毡,喻文州不动如山,手上的黑色笔记本过好久翻一页。黄少天瞄着笔记本暗暗吐槽,这TMcos夜神月呢?还记这么详细,讲课时间都拿去记笔记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么。不过看得好慢,肯定是看不进去,还看,骗谁呢,果然把本子收起来了哼哼哼强行装逼失败了吧。
魏琛拍上黄少天的脑袋:“探头探脑的搞什么鬼,别人好好复习都被你打搅了。”
“喂喂喂喂喂怪我咯?我就看了他两眼嘛不至于吧?吊……喻文州你自己说,我吵到你没?肯定没吧?”
喻文州抬头:“呃?”
“你刚才为什么收本子?”
“因为该吃饭了。”
黄少天瞬间变成一只瘪掉的气球:“糟糕了我嫌包小就没装吃的光拿了书……老鬼?”
魏琛无奈:“只有香辣牛肉面和酸辣粉丝。”
“嘤嘤嘤为何要如此对待一个不吃辣的孩子——咦?”
黄少天面前出现了一盒自发热米饭。他扭头看向喻文州,对方眨眨眼,又摸出一条士力架。
好吧吊车尾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体贴的,土豆牛肉饭,还……行,只是“还行”而已。
一路上屁股都快坐裂了,这边就三个人,也不知道吊车尾会不会打斗地主……好想去郑轩于锋徐景熙那边啊……
哦对了,于锋没来。

4.
黄少天对着这几天做的卷子连活撕了自己的心都有。说好尽量保持卷面整洁的呢……还要复印一份给小卢看呢……
郑轩念叨着“压力山大”在题目上做了不少记号,徐景熙惯用排除法,选项上勾和叉看得分明,宋晓更是直接写上解析,魏琛方世镜手上的题有一部分贴上备课本了,剩下只有……
“那个啥,喻文州同学,你的卷子能拿来给我看看吗?”
“每一份都没写完呐,确定要看吗?”
卷子都是铅笔写的,选项旁边轻轻打个勾,存疑的标个问号,和自己卷子上东一个西一个墨团相比……
嘛,搞这么干净有什么用,他写不完啊。不管记多少笔记,看多久课本,速度慢就是速度慢。可以拿到的分数都不一定能全拿到,更何况还有一些费时间的题。
怎么觉得有点可惜呢。
“什么时候用呢?”
“啊啊啊这个——回去之后给我可以吗?”
“可以。对了,我没带植物生理的书过来,少天同学带了吗?”
“有的有的!你等一下啊我去找找看!”
喻文州又在黑色笔记本上记东西,黄少天看着纸上一行行仿宋字,说:“吊车尾你早点休息——卧槽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ごめなさいI'm soooooooo sorry!”
“少天同学没说错呀,我现在确实是吊车尾。”
喻文州的唇角依旧带笑。

5.
“看到这套卷子你有什么想法?”
魏琛和黄少天面前是刚发过来的十二份文件,取名都只有一个字,连起来读恰是“哥觉得这些真的都是基础题”。
黄少天沉吟片刻,坚定地说:“这个起名风格一看就是叶不修。”
“臭小子答对了。这么厚颜无耻的家伙我们一定要小心应对,免得他抓住机会坑人,现在你就是抗击叶不修的排头兵,有没有信心?”
“老鬼你想做什么直接说,我不会打死你的你放心。”
魏琛一巴掌拍上黄少天的脑袋:“怎么着让你做点难题你还不乐意了?……我靠你别乱翻!题在最下面那个抽屉里!别扔我烟!”
考试时间一个半小时,黄少天花了一个小时,深吸一口气:“我不做了。”
魏琛闻言一愣:“怎么搞的?”
黄少天死死盯住眼前空白的题:“我没办法在半个小时之内写完最后九个,前面还空了一个。”
“好了好了,”魏琛没什么诚意地安慰道,“叶不修什么风格你又不是不清楚,不恶心才有问题。”
“老鬼,我对个答案。”
黄少天面色不善,魏琛叹气:“我给你要。”
叶修发过来的答案最后附了一句话:过了60分联赛全省前三十没跑,过了70进冬令营。”
最后得分61,黄少天心情有点复杂。魏琛戳戳他:“哎,哎,回神了,你把那个成天慢吞吞的小子给我喊下来。”
“哦……啊,干啥?”
魏琛故作深沉:“老夫自有妙计。”
黄少天还在消化刚才那个结果,回教室叫喻文州下楼也有点恍惚,彻底醒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坐在魏琛身边,面前是喻文州和自己做过的那套卷子。
老鬼要干啥?黄少天扯扯魏琛的袖子,而魏琛只是盯着喻文州。
——啊,老鬼要借这套题让吊车尾自己离开蓝雨。
喻文州盯着第一题良久,抬手勾选,继续看下一题。黄少天看着他的慢动作,暗暗攥紧衣角。
之后,喻文州只是看题,鲜见他动笔。他翻到最后一面时所做的也不过两道。
他面对最后九道时终于抬头问魏琛:“老师,有草稿纸吗?”
接下来黄少天看他在草稿纸上抄下数据,低头沉吟片刻,列式。
然后他一一写下九道题的选项,抬头对魏琛一笑:“老师,我能对个答案吗?”
喻文州只做了十一道题,除了第一道之外做的都是黄少天没写的,花了四十五分钟,全写对了。
魏琛没说话,只是再拿一套题给他们俩做,规定一个半小时,不许提前交卷,然后打电话叫来方世镜。
黄少天交卷子还听见魏琛说:“那小子会做的额外给时间少天也能做,就是不知道臭小子自己写能花多久……”
再对答案,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准备跑,却被喻文州带到魏琛的电脑前。分数算出来,黄少天高5分,做的题也多一些,但是卷面差别比较大。黄少天答冷门的概念题比较有优势,喻文州则答对了所有涉及计算的题。
方世镜意味深长地看魏琛:“按T值来算,谁得分高还真不好说。”
黄少天那天拽着喻文州一起吃晚饭,边吃边气鼓鼓地说:“你做第一套卷子是成心跟我较劲还是想干什么啊,算得快了不起嘛……”突然就没声了。
“少天同学?”
“哎,那个……你告诉我……怎么算那么快的……好不好?”

————————————
下篇如果有时间会写出来的(前提是还记得
生物竞赛是私心,这个跟手底下伞修的一篇有联系,估计那篇也会写,愿意看的请在评论里告诉我蟹蟹
喻文州生日快乐!你可是未来的国家队队长啊!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