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花尖

占tag抱歉。是真事,有没有人愿意扩写?


夜里从火车站出来,订了回去的车,却找不到车在哪里。于是开了导航想着找回车站正门。
绕过街角,眼前是一条没修过的土路。导航说,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就能到正门口了。司机和我通电话,她说,她的车开了双闪。远处确实有两盏明明灭灭的灯。所以我拖着行李箱向车子走去。
深一脚浅一脚,在土路上迷迷糊糊地走。一阵寒风吹过,我清醒了一点,向四周张望——
身边全是卖花圈、纸钱、寿衣的简陋的铺子,一包包金箔纸折成的元宝堆在路边。轻飘飘的箔纸反射路口一点亮光,车尾黄灯在闪,看起来始终那么远。
我马上掉头。
后来司机师傅还是找到我了,在车上闲聊,她说,那条路通向殡仪馆。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