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花尖

【喻黄】眠

本文又名“我不能一个人眼瞎”

——————————

这是蓝雨某次集体去日租公寓通宵聚会的事。

“队长,黄少,玩三国杀吗?”
黄少天瞪他一眼,比出“安静”的手势,指指折叠床。喻文州躺在上面,脸上盖着一本书挡光。
“队长他最近身体不太好熬不了夜,你们几个玩的时候收敛一点,该睡还是早点睡啊乖。”
黄少天亲娘般的口吻让郑轩憋住一腔“压力山大”匆匆点头赶着回去。

凌晨,玩三国杀的陆续散了。
徐景熙记得有一间卧室里装有Xbox,搓两盘游戏就直接睡吧——如意算盘打得噼啪响。
推门进卧室,徐景熙的目光直勾勾对上喻文州的双眼。
“队长我错了!”他急忙转身离开,却听见喻文州用气声唤他拿一下放在外面的大衣。

大衣盖在薄被子外面,有点沉。黄少天嘟哝着又朝喻文州身边蹭了一点。现在这间卧室里只有一盏顶灯,真不方便啊,喻文州感慨,以后自己家装修一定要看好能调亮度的夜灯。身边这个人睡得浅,稍微有点亮光都能把他惊醒。
“呜……你怎么还在看……”
喻文州放下手里的书,揩掉黄少天眼角的泪花:“还不困,少天要是觉得太亮了,我就关灯。”
“熄灯了你在旁边扑腾我也睡不安稳啊……被子好小,一翻身就透风……你看吧,帮我捂着眼睛。”
喻文州左手翻书,右手心被黄少天的睫毛弄得痒痒的。他放下书,眼神飘忽,没过多久低头笑了,关灯睡觉。

宋晓起得早,负责叫大家起床。来到喻文州的卧室,他看着交缠的四条腿,默默掉头离开。
喻文州的一条胳膊被黄少天枕着,另外一边环过他的腰。黄少天还在缓缓翻身,滚进喻文州怀里,满意地蹭蹭他的锁骨,接着睡。
fin.

——————————
写文的时候,我,正在,不停地,打嗝。
就是以,这样的节奏,不停地,打嗝。
打嗝,打得,没法,睡觉了。
怎么办呢……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