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花尖

一个和另一个

有些人的名字是开启旧时光的钥匙。
多久不见的两个人,一个思索良久,郑重地打出“新年快乐”发过去,另一个回复:“你……是那谁谁谁?”
用的是已无人唤起的外号。
好了,开始说吧:过去的事,现在的事,自己的事,对方的事,老朋友的事,各自新朋友的事,真的事,胡编乱造的事。哪有这么多好讲的呀?偏偏聊三四个小时都不烦。
然后另一个要睡了,跟一个约好了明天继续聊。一个说了晚安,看着给另一个的备注,也渐渐困了。
睡吧,梦里两个人都是小时候的模样。同一个小学同一个班,喜欢同一个老师,讨厌同一个老师。一个听了鬼故事会哭,另一个讲完鬼故事还得道歉哄人。
然后上了同一所初中,同班。进了同一所高中,不同班了。两个人之间的事越来越乏善可陈。一个觉得自己越来越糟糕,看看另一个,更郁闷了,因为另一个过得也没好多少。
两个人各自进了糟糕的大学过着糟糕的日子,直到一个给另一个发了消息。

啊……就是这么俗气的故事。
早年混沌又纠结的那点东西已经无影无踪了。
和他聊久了也在想“当年都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孩子怎么成了现在这俩死宅?!”
自黑,互怼,开脑洞,一言不合就鬼畜。
上一次见面,还和以前一样安慰我别哭,可自己也已经泪流满面了。
他眼里我还是爱哭爱走神的懒虫,我眼里他还是爱装酷爱带着一群小弟四处浪的笨蛋。
新年找回老朋友,大概能抵过年末的霉气了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