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花尖

胡写

矫揉造作,词不达意,无病呻吟
犯病产物,拒绝修改,欢迎来骂

“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

苏沐秋信誓旦旦地说,这诗讲的不是离婚就是婚外恋。

彼时叶修懒洋洋趴在沙发上,闻言瞥他一眼:“你心灵好阴暗哟。”

“你看嘛,各有各的家门要入,要取悦不同的人,因此连一句话都说不上,很合理。”

“什么鬼——单子都结了?哪来的闲情逸致搞文学。”

“怎么就这么不浪漫呢,好挫败啊……不行,得刷个本冷静一下。”

“加油,每次刷本都是折现的机会,煮个泡面鼓励你一下。”

“鲜虾鱼板谢谢么么哒!不计较你偷懒不帮忙了亲爱的!”

“……噫。”

边摇头边搅和面汤,心里重复着“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在叶修看来,这可不是有情人的做派。

如果真的爱一个人,必然甘愿把未来的时间全部交到那个人手里,哪还有“各自媚”,相互取悦才是毕生的课题。按这个标准来说,他大概不爱苏沐秋,两个人的真爱都是荣耀女神才对。


烈日下路面上的水汽蒸腾而起,远处的景物扭曲着晕成模糊的一团。

想起苏沐秋,只剩下模糊的欢喜。
像是一起去夜市替苏沐橙买头绳,十块钱三条硬是被苏沐秋砍到十块钱三对。叶修彼时还有点少爷包袱,听苏沐秋巧舌如簧跟人周旋,有些难为情又觉得好笑。

夜市上有人卖多肉。肉乎乎的叶子聚成花形,簇拥在小盆子里,盆沿悬垂一圈小花。盆子边竖着小招牌,写着它的名字。

“子持年华……小玩意儿名字还挺有意思,沐橙肯定喜欢。”

“想养就说咯,何必拿沐橙当挡箭牌。”

“养活全家已经很累了,哪还有心思养花!”

“讲道理,难道不是咱们一起赚的钱?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过河拆桥、负心薄幸之人……想我自小离京,颠沛流离只为找到你……”

“噫!!!怎么什么话都敢说!”

“本来嘛,我遇见你,是不是靠缘分,你说呀?”

“好好好,咱俩最有缘,你抢我泡面抢我床,没缘分也被你硬绞出缘分来了……”

能遇见这样的人,相遇之前所有的行动都沾染了宿命论的味道。小少爷叶修的时间在苏沐秋指尖挽成圈,伸到老油条叶修面前。苏沐秋的时间被叶修攥在手心里,从小少爷到老油条,都从没想到要放开。

Fin.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