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花尖

写给《兰因》

长评,读后感还是过度脑补?

全程瞎掰

 @醉别西楼  _(´ཀ`」 ∠)_比较伤眼,慎读……

>

感觉文州和少天的想法一直有点偏差。对少天来说,能收获文州的回应已经是惊喜,不敢奢求太多。文州还在争取,以为自己能靠特权挽回些什么。再往前,文州花了六年时间弄清自己的感情,正是占有欲上头的时候,少天已经打定了主意,怀着暗恋过一辈子。回到最初,那时他们还有机会安排自己的未来,少天打算划一大片容纳文州,文州给少天留的位置容得下至交好友、过命兄弟,却还不够给爱人。
喜欢一个人也得讲究进度。不求步调完全一致,至少别差太远。


《兰因》是个精彩的爱情故事。虽然西楼不仅描摹爱情本身,更致力于塑造一个完整的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份和职责。人际关系结成网,同一时间讲述多个事件,还有叙事角度的切换, 有时候剧透过了,看正文依旧有一种挖红薯偷西瓜的快感……即使不起眼的配角也能迎来合理的、属于自己的结局,一个结局有可能在另一边成了重要线索。比如方士谦的假死药不止给柳非用过……


有两条很值得注意的条件,十二章末尾,太上皇快驾崩了,告诉文州必须娶王家的女儿当皇后。二十五章中段,太上皇拿少天的性命威胁文州必须坐上帝位(真是亲爹)。而文州即位之后呢?他确实可以当几天皇帝就私奔,但是稍微想想都知道不可能。因为他是喻文州,头脑清醒有责任心的蓝雨基石,不会忍心看到一个国家的前程败坏在他手上。


少天先动的心,考虑前程的时间也比文州长,长很多。曾经因为文州的婚事,在北境一拖三年不回来,而后爱得越来越隐忍。面对感情好像有点悲观……?祝福文州千般好万般好,却绝口不提与自己会有什么好结果。不过其他场合下明朗又欢快的样子太戳了啊~


所以《兰因》的悲剧并不在于“他爱他他不爱他”,没有刻意揉捏角色的心理以造成虐感,而是在于采取了偏封建的思维方式。两个相爱的人一步步走近容不下爱的框架。文州必须娶一个人,有自己的儿子,少天也必须出征抗敌,不能放弃吗?抱歉不能,虽然心痛但也只能看着他们往悲剧走。因为他们有各自的身份地位和责任,因为他们不受恋爱脑支配,因为他们是他们。我讨厌昏君和佞幸的故事。《兰因》的结局虽然不太好接受,但已经是各种妥协之后最理想的状态了。知道彼此相爱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安慰。


另外有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喻黄在《兰因》里有点惨,反而是插刀专业户,老叶和沐秋,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正所谓刀兮糖之所倚,糖兮刀之所伏(啥


文末出现的那位胡商会不会偶尔想起蓝雨帝京的故人?还是说已经放下了这一世苦涩的因,等待下一世的结果?毕竟《兰因》还有现代篇,容得下不计较性别的爱。

评论(4)

热度(11)

  1. 醉别西楼草花尖 转载了此文字